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您的当前位置:中国鱼苗网 > 甲鱼苗 > 正文

武汉海阔天空洗浴

来源:未知 点击: 时间:2018-09-11

武汉海阔天空洗浴【详情咨询电话\薇亻言:17771602130 万水千山总是情,直接加个薇亻言行不行,亲永镆舱谙耄约耗盖着橙跷拗髡牛涫狄灿胧毓巡晃薰叵怠R歉盖谆乖冢盖锥嗌僖材艹偶阜制鹄窗桑? 听邵氏又道:“还有一条上,袁家也不行!”她有些感伤的放下手中单子,忧伤地道:“当年我嫁给你爹,都说是马上就要中,马上就当官!这一马上,就马到黄泉路上去了。这倒马上了,把我们娘儿们马上就丢下来。你爹没当官没挣到私房就撒手一走,要能丢下几个钱,要能有个一官半职,你也就是官家小姐,不用处处依仗老太太的侯府娘家,现在倒好,你这官家小姐,步步离不开老太太的娘家,你祖父老太爷的官和侯府比起来,也是一样的不大,全盖在下面出不了头……袁家不行,孩子是好孩子,可这不是官眷家,就是不行!” 邵氏今晚是难得的强硬。 掌珠点着头,认为母亲这话分析的有道理。 而隔壁的三房里,三奶奶邵氏也一样的在点嫁妆单子。红烛微扬,把她专注的面容映照出来,还有她的嘀咕声,在红烛下也似更清晰可闻。 “这三品官儿的家,看得上这品色的祖母绿吗?不然用几颗换一颗成色好的,” 玉珠在床上撒娇:“您好了没有?回来就钻到单子上,面也不净,水也不喝,还有那鞋,外面踩了雪进来的,还没有换,哈欠,横竖我不是明天就嫁人,再说还没有挑定人,您这是急的哪一出子?” “可不是,人还没有挑定。哎哟不好!” 玉珠吓了一跳,在被子里伸长雪白的一段脖子:“您怎么了?” 三奶奶张氏大惊小怪转过身子,脸色已经白了。她用没换的鞋走近女儿床边,神经兮兮坐下来,小声道:“你说,你祖母是不是古记儿听多了,” “什么古记儿?”玉珠不明白。 “就是那些落难公子什么的,她找来另外的几家,家家我都满意,可这袁家,为什么也弄了来?她上了年纪,想办一出子慧眼识落魄,可我们陪她耍不起这戏,万一跟你爹似的,官没中,人倒没了,你就要过跟你娘一样的日子,这可怎么办呐?”张氏说着就泪眼汪汪,大有以泪洗面的架势。 玉珠眼瞪得像猫眼睛:“您说袁家表兄?真是的,人家生得不是挺好,精神头儿挺足,怎么到您嘴里就成了短命的相?真是的,人家和我一样没有父亲,我以为母亲会更心疼他,怎么倒这么咒人?真是的……” 她一连几个“真是的”,让张氏心惊肉跳,握住女儿手催问:“你倒相中他不成?你你你……你这不听话的孩子,要我答应万万不能!” 玉珠气得甩开母亲手:“冷冰的就握上来,您还不换暖和衣服,把手炉抱上。我哪里相中他,不过就想着没有父亲,和我一样怪可怜的。对了,怪可怜这话,还是您打小儿就对我说的,从我记事起,就听母亲说怪可怜的,我们玉珠没有父亲,还要看祖母的脸色,” 张氏握住她嘴,更冰得玉珠打个寒噤。 张氏急了:“你这丫头!现在指望祖母给你说门好亲事,可不能再说祖母不好。”玉珠竭尽力气,从母亲手下挣出来,嘟嘴道:“说祖母不好的话,都不是我说的,是您说的。” “我知道,我这不是不说了,”张氏为女儿掖掖被子,还是没有去洗的心思。坐在床边儿上傻笑:“不想老太太还真有本事,这些孩子们啊,个顶个儿的让人喜欢,”又白了女儿一眼:“袁家可不行啊,你别想着,我拼着一死也不会答应。要是老太太硬做,” 话到这里停下,张氏面上流露出另外一种神气。 “我猜到了,您是想说还有四妹妹是吗?”玉珠撇嘴:“看来以前母亲说拿宝珠一样的疼全是假的!” 张氏哭笑不得:“你这孩子尽是胡说!以前是以前,我当然拿她和你一样的疼。不过这关键时候,当然你是我的亲女儿。我再疼她,她以后又不养我的老。还是疼你有指望,自然分出亲疏来。” 玉珠微张着嘴:“原来养我就是为养老,以前不是说有玉珠不孤单么?” “有你当然不孤单,不过养儿都为防老。你别和我瞪眼,这么大的姑娘,就要出门子,等你成了亲,你自然知道养儿为什么!”张氏说着,这才走去唤人打水来净面,再换下衣服自己瞅着笑:“果然裙角上全是泥,我倒穿了这半天不曾换?” 第七十九章讨债鬼上门 在宝珠的房里,一样是都没有睡。宝珠坐在床上打哈欠,看着奶妈走来走去的开箱子,查衣服验摆设。 终于宝珠没忍住,抗议道:“就权当作闲下来没事儿检查一遍,只看衣服就行了,又把我父亲的旧物拿出来是作什么的?” 奶妈关注而又认真的端详手中一个白玉簪子,回道:“表公子们远路而来,难道没点儿见面礼?” 红花在旁边打下手。 宝珠骇然地笑:“我给他们见面礼儿?我是表妹,我还没见到他们的见面礼儿呢?” “不是说了,说压在箱子底下呢,等收拾出来,自然给姑娘们送到房里来。还有老太太的那一份儿,公中的已收拾送过去,但他们各家各房私人送的东西一样没拿出来,到时候和姑娘们的一起取出来,不会少了姑娘们的。” 奶妈放下簪子,又去一个青玉的笔套,问宝珠:“姑娘你看,咱们回这个礼儿可行不行?” “到底是送礼的呢?还是回礼的?”宝珠问道。 红花也插上一句:“是呀,要是回礼很不必现在就收拾,二更都打过,摆开一地的东西,又要收拾到三更后面呢。” 卫氏嗔她:“你要困就去睡,懒丫头,就晚睡一晚你就这么着,以后跟了姑娘去,还不惹人家笑话?” 宝珠无声翻个白眼儿,心想这来的肯定不是表兄,是五个讨债鬼才是。 而红花偏生没听懂奶妈的话,她到底还小,就直眉愣眼地问:“我跟了姑娘去哪里会惹人笑话?哪家的人家,到来笑话我?是进京去吗?是亲戚家吗?” 这就喜欢得眉开眼笑,手中本帮卫氏扶着箱子盖,就丢下来到宝珠床前,喜滋滋地道:“原来姑娘真的肯带我进京?” 硬生生把宝珠的困意全都赶走,她坐在床上笑个不停,一个劲儿地点头。 卫氏在地上笑骂:“快回来,还不快扶着,险些压到我的手!死丫头,不带上你去,谁来侍候姑娘?” “不是昨天还说不要我,”红花嘟嘴。 “那是哄你玩的,谁让你太心急去京里天天催。自老太太说过后,一天三趟跑去马棚看车看马还嫌不够,天天追着我问几时起程,问得我着急,自然说不带你好清静几天,” “那,有什么要教我的,快教给我,免得我去了,真的惹人家笑话可怎么成?”红花死心眼儿的还在想刚才奶妈说的话。 宝珠吃吃低笑,奶妈先嗔她一眼,再无奈地道:“好了,你真的去睡吧,免得罗嗦。”红花正高兴带她去京里,要

武汉海阔天空洗浴

相关文章:

网友评论:

美女图片

网站地图 | 热门标签

免责声明: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,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,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!谢谢您的合作!联系邮箱:3488061@qq.com

Copyright © 2016 010新事网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27043号-1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