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
您的当前位置:中国鱼苗网 > 甲鱼苗价格 > 正文

武汉帝王休闲会所

来源:未知 点击: 时间:2018-09-11

武汉帝王休闲会所【详情咨询电话\薇亻言:17771602130 万水千山总是情,直接加个薇亻言行不行,松锨Я揭硬沤虑槠较⑾吕矗勖亲懿荒芤恢比斡伤⒎瑁俊?   裴绩盯着锦衣年轻人的眼睛,道:“大少爷,我想问一句,他今日为何会发狂?”   锦衣年轻人一震,随即目光闪绰,道:“我……我又如何知道。”   “大少爷,恕我直言,雷儿不是疯子,也不是傻子,只是太过单纯一些。”裴绩缓缓道:“他发怒,绝不会无缘无故,事出必有因,我想问一句,雷儿今日突然发狂,是否是因为大少爷对他做了些什么,又或者说了些什么刺激了他?”   大少爷恼怒道:“裴先生,你这话是什么意思?”   “我上次就说过,越是如此对待他,他便越会发狂。”裴绩正色道:“笼子是用来关禽兽的,可不是用来关人的。你是他的堂兄,算得上手足兄弟,不该如此对他。”   那妇人拉下脸来,冷冰冰道:“裴绩,你是不是管的也太宽了?这是我们的家事,如何来管教这畜生,也轮不到你来插手。你现在住的地方,已经欠了半个月的房钱,我们是瞧着你帮过我们,才通融一番,你自己别不识好歹。” 第三一一章 苦娃   楚欢一看这妇人,就知道是个尖酸刻薄之辈,淡淡道:“话虽是这样说,不过一家人将一个孩子关在铁笼子里,而且棍棒相对,这传扬出去,只怕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吧?”   大少爷见突然冒出一个人来,怒道:“你是什么东西,这里哪里轮到你来说话?”   “我是人,自然说人话。”楚欢淡淡道。   那老妇人拉长脸,道:“秦府岂是谁都能进来的?给我滚出去。”便要让家仆将楚欢赶出去。   秦老爷听妇人这般说,一抬手,制住众人,随即皱眉道:“休要胡言。”上前拱手道:“裴先生,妇人之言,不要放在心上。今天可是多亏了你。至若房钱,你也莫放在心上……迟上几日倒也无妨。”   裴绩淡淡一笑,从怀里取出一只钱袋子,数了五十文铜钱出来,道:“秦老爷,这是半个月欠的房钱,你收好。”此时他的钱袋子已经瘪下去,看上去只剩下几文钱而已。   秦老爷忙道:“裴先生,你这……!”   裴绩将铜钱塞到他手中,才道:“秦老爷,虽然是多管闲事,但是裴某还是要说一句,雷儿天赋异相,他朝未必没有前程。你是他的伯父,终究是一家人,善待于他,其实也就是善待自己。”   老妇人和大少爷都只是冷笑,显得十分不屑,秦老爷倒是有几分愧色,道:“裴先生说的是。其实……其实我又何尝不想雷儿能有出息。只是他这个样子,谁又敢让他出去?他不懂人情世故倒也罢了,但是时常疯疯癫癫,闯下的祸事也是不少,将他关在笼子里,那也是……也是没有法子的事情。”   裴绩微一沉吟,终于道:“秦老爷,裴某有一事相求,还望秦老爷答应。”   老妇人在旁已经抢着道:“裴绩,不要以为你帮了我们两次,便对我们提出无理要求。丑话说在前头,一是一,二是二,咱们秦府可不是救济穷人的乐善堂。”   裴绩淡淡一笑,虽然瘸了一条腿,但是站姿却是极尽可能地挺拔。   “秦老爷,雷儿这般,也不是一个事。若是秦老爷允许,让雷儿先跟我住上几日,我悉心教导几日,或许大有改变。”裴绩拱手道:“却不知秦老爷是否能通融?”   楚欢见到此景,感觉裴绩对小疯子十分的关心,那种关心是出自内心。   难道仅仅因为裴绩瞧出小疯子天赋异相,又或者对小疯子抱有同情之心才会如此?   锦衣大少爷抢着道:“带出去自然可以,只是他若惹出事端来,又该由谁负责?”   “自然由我一力承担。”裴绩道。   “你?”锦衣大少爷冷笑道:“真要出了事情,只怕你也承担不起。”   裴绩淡淡道:“我这条性命在这里,雷儿若是惹出事端,尽管将责任放在我的身上。”顿了顿,又道:“我一个瘸子,兜里穷的叮当响,你们自然也不会担心我会跑了。”   老妇人抬手道:“带走带走,留这个祸害在府里,当真是永无宁日。”   秦老爷犹豫一番,终于道:“裴先生,若是能让雷儿收了心性,自然是极好的,只是这几日,却要劳烦裴先生了。”   裴绩并不啰嗦,道:“那么就请秦老爷将雷儿从笼子里放出来。”   秦老爷看向锦衣大少爷,道:“震儿,打开锁头,钥匙是在你身上。”   锦衣大少爷看了笼子里的小疯子一眼,哪里敢上去,掏出钥匙,丢给一名家仆,道:“你去打开笼子。”   家仆接过钥匙,却是磨蹭着不敢上前。   裴绩伸出手,家仆如获大赦,急忙将那一串钥匙递过去,裴绩上前打开铁笼子的门,又进去将小疯子的手镣足镣全都打开,四周的人们都是紧张戒备,只怕小疯子被解开束缚之后会再次发疯,只是小疯子对裴绩显然十分的顺从,从头至尾都是看着裴绩,并没有暴起。   牵着小疯子从铁笼子里出来,楚欢看到裴绩眼中带着一丝伤感之色,裴绩也不停留,只是向秦老爷点点头,领着小疯子从后门出去。   小疯子十分顺从,竟没有丝毫的抗拒,楚欢跟着裴绩刚出了门,就听到身后“咣”的一声响,那扇大门已经重重被关上,倒似乎是害怕裴绩反悔一般。   小疯子出了门,就似乎是出了笼子的鸟,回到水中的鱼,挣脱开裴绩的手,就在巷子里翻跟斗,嘿嘿直笑,显得十分的开心。   他都是空翻跟斗,动作敏捷,还真如同一只猴子,与裴绩拉开距离,回头看到离的远了,又小跑回来,跟在裴绩身边,裴绩向他笑,他也向裴绩憨憨笑着,并不如何说话,但是却显得对裴绩十分的亲昵。   楚欢暗自称奇,裴绩已经叹道:“楚兄弟,他叫秦雷,是个苦孩子。”   楚欢点点头,道:“小弟倒也看得出来。只是……秦雷对裴大哥如此顺从,小弟却是没有想到。”   裴绩微笑道:“其实这孩子并不作恶,但是性子与常人不同,在他眼中,比常人更容易判断谁善谁恶,你对他好,他就会顺从,你对他恶,他就更恶。”向楚欢道:“你方才看那满院子的人,可有一人对雷儿笑过?”   楚欢想了想,方才那一院子的人,还真是没有一个人带着笑脸。   那些人要么是害怕,要么是鄙夷,要么是嫌弃,要么是厌恶,没有一个人露出笑脸,现在想来,恐怕平日里秦雷也难以看到笑脸。   “半个月前,我第一次看到这孩子发狂,还打伤了人,我赶到那里,只是对他笑笑,他就停了手。”裴绩叹道:“这孩子没看见过笑脸,但是喜欢看到别人笑。”   秦雷此时还在翻空跟斗,他似乎有用不完的力气,有消耗不尽的精力,嘿嘿笑着。   “那也是裴大哥与他有缘。”楚欢道。   裴绩凝视着前面的秦雷,轻声道:“他的父亲,是我的师兄。”   “啊?”楚欢一怔。   裴绩想了想,终于道:“他的父亲曾经

武汉帝王休闲会所

相关文章:

网友评论:

美女图片

网站地图 | 热门标签

免责声明: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,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,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!谢谢您的合作!联系邮箱:3488061@qq.com

Copyright © 2016 010新事网 All Rights Reserved.京ICP备12027043号-1

Top